您的位置:首页 > 社会杂谈
蔚蓝之下(组章)
同德县人民政府:http://www.tdx.gov.cn    来源:    创建时间:2015年10月21日    

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◆鸿颖

              青海湖

          1

浩淼的水天之蓝,天地相接的巨大折痕,深邃如神诋之籁音。

 像是一盏巨大的翡翠玉盘平嵌在高山、草原之间,其构成了相映成趣的壮美风光。

 白云悠悠地散布着天宇间的宁静,点点潋滟如粼的波涛像堆积的蓝宝石,与倏忽掠过的水鸟交结成恬雅的湖光天色,在起伏不定的水面牵出我许多美丽如织的思绪。

 那碧绿的湖水啊!像大师泼洒的颜料,那么匀称得体;美如处子静女,恬静舒缓,温顺柔和,放眼远眺的刹那,我的心怀像湖水般舒展。

 那环湖山巅的积雪,像淙淙流淌的乳汁,让茂密的绿草在微风中拔节,让心中的鲜花开满岸边的草原,貌似属于牛羊的家园,人类已经退为背景。

 环湖望,那万亩油菜像是金色花毯,等着你轻拂诗意的渲染,一直在延伸,没有尽头。

 之所以,每年趁着这一睹芳容未残之前,趁着天空中的侯鸟,还没有把草尖啄黄时,我就像一只黑颈鹤,迈着慵懒的步伐,向你的怀抱缓缓走近……

2

一阵风,绕过我的身体,翻动湖水的蓝。

 一阵风,绕过一片金色的梦幻,带给我一抹油菜花的清香。

 飘扬的经幡,在柔软的风里祈祷,竭力将经文向上天传颂,天籁回音散落在野花烂漫的辽阔湖岸,让沿途不断滋生福音。

 一路走来,景色如画,天空如洗。

 这是一方魂牵梦绕的地方。这里,有我温暖的帐篷,有我熟悉的目光,还有我内心久久珍藏的夜晚……

 听,扎西在湖边悠悠弹奏;看,卓玛在花海中尽情舞蹈?这种旋律和舞姿在这高原的苍穹下不知回荡了多少年,那亘古不变的还是天山般的纯净。

 一路奇特的风景不知装扮着谁的世界,花粉水色不知描画着谁的眉眼,我打你身旁走过,不经意地看你一眼,却惊醒我灵魂的深眠……

 骑着牦牛。骑着骏马。一条古道铺向斜阳,那遥远的圣洁和心底的祈祷,还需竭尽一生的忠诚去朝拜,要用一只脚印连着一只脚印去丈量……

 这是一片遥远而神奇的地方,这是一片潜藏深情的水域。

 因为爱,我愿意用我纯洁的思想来聆听你体内的春潮;因为爱,我也愿意用我一生的挚爱来拥有你的全部。

3

水面白鸥飞上飞下,野鸭沉浮,鸥鸟鸣,应和着波涌心岸的脉动。

 数以万计地把故乡的行囊,悄悄放在湖面,清澈见底的湖水为万里跋涉者,愈合日月和高山划破的伤。破译这群精灵风尘仆仆的密语时,她们多像一些久别重逢的老邻居。

 看一只只候鸟漂亮地飞行在半空,我的思想和它们的翅膀,共同融入在这波涛般的阳光里。

 在这湖面,谁的目光高过它们的背影?谁的情歌染蓝了它们的梦想?我用母性的柔肠掬起一路的痛伤,面对大湖的一声高唤,到底叫醒了哪一朵浪花?

 不知是谁的呼唤在这里千年的传响着,不知是谁的期盼在这里千年的传递着,也不知是谁的思念在这里千年的流淌着……青海湖,它依旧那样的蔚蓝、美丽、迷人。

 它那沉默的蓝色牵引着我心底的爱慕,也让尘世的喧嚣在我舒畅的内心戛然而止。

 在湖边,我举着今生的虔诚,在深夏清爽的月光下,总喜欢陪一块石头,听蓝色海域对一株青草诉说的爱的理由……

 让思想之重、灵魂之轻,就此尘埃落定。

 ——让一切静下来。然后,让归巢的海鸟滑翔的翅羽打开心底珍匿的莲蕊。我将以最为纯粹的姿势,慢慢入梦……

4

青海湖!你是大海留在青藏高原上的一颗蓝色的明珠。

 一个奥秘的极致,正如黑暗中的真理,存在得高贵,却只待一个王的摘撷。

 为了一缕动人的柔蓝,为了片刻的宁静和舒展的胸怀,灵魂在这里反哺,恍若进入另一个母体,纯净而柔软。为此,我也像这些海鸟,很想躺在你的怀中,触摸你的水纹。

 我淡蓝的思想因这份安详而雀跃。不再心怀壮烈,只想在这千万年的光芒里徜徉,想静静拥抱一个人的青海湖。

 在这高原,我的敬爱始终有着湖泊的深度,并将幸福地保持着盐一样的沉默。

 

          八月里:畅游青南草原

                    

 1

八月里,我走进了青南草原,走进了梦的海洋,走进了广袤的向往。

 一路深入,沿途那粘稠的绿,那走不出的绿在静静地流淌,不动声色地蔓延着。

 覆盖着山峦、覆盖着平原,就像天边的绿毯笼罩了整个大地。

 极目远眺,辽阔的青南像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上面滚动着芳香的彩色和浪花。

 蔚蓝的天、蔚蓝的河流,像是微风中飘动的蓝色锦缎,在我脚下大放光彩,向更远处延伸着。

 朵朵白云在天空中悠悠的飘荡,零散的牛羊在绿色的草原上缓缓移动,看到这一天然的巨幅画卷,让我心旷神怡,浮想联翻……

2

当朝霞彩云腾空翔舞时,几只野鸭沿河飞去,唱起清脆的晨曲。

 晨光柔嫩的纤手,拂开冷冷的雾幔后,把牛羊群赶进了曦微的晨光里。

 太阳慢慢爬出山顶,为炊烟中的帐篷注入了万千柔情,然而又滋养起一道道熟悉的乡音。

 大野开始浮动清气。我的心头披着圣洁的阳光,以一种处女的洁净靠近了这片土地。

 马儿开始嘶鸣,牧笛开始悠扬,牧羊犬的吠声里,俨然有着狐假虎威的傲慢和骠骑将军的幻想……

 格桑花、绿绒蒿、达子香、萨日朗等长在青南草原上的野花,已捧出了纯洁的灵性、执著和信念。几只彩蝶飞舞在花草中,阅读着草原静美的时光。

 白云在蔚蓝的天空中展开洁白的想象。躁动的牛羊群涌过一波又一波起伏的渴望。

 长江、黄河、澜沧江、通天河……无数条河流从青南大地的怀抱中,激情豪迈地流向了远方,流过了青南人丰富的谚语,流过了青南草原古老的传说。

 在这大鼓一样的天空下,草原无垠。雪山巍峨。苍穹跌烟。牛羊成群,经幡猎猎……像是一幅幅动人的画面,让人感到宽旷、慈祥、安逸……

3

夕阳恋恋不舍的步伐,弥漫着绿色的蹒跚。

 牧归的老哥把牛羊浓缩成一片片云朵,一路踩出铿锵之音,把一天的记忆慢慢重叠。

 鞭子的呼啸声越来越近,召来漫天撕不开的夜幕,唤来遍地躲不开的风刀。

 云雀在头顶飞旋着,鸣叫着,迷失在牧场挥洒的丰饶。

 月亮深深浅浅的行走,帐篷在夜风中瑟瑟颤抖,猫头鹰在山崖上开始凄厉地哀鸣。

 晚饭后,阿妈手握转经筒,摇动了一心的祈祷。阿爸关紧帐篷门帘后,又开始把昨天的冰冷记忆讲成一段段动人的故事……

 而我久久沉浸在一个个美丽的传说里,甘愿把自己忘怀,也不愿踏上回程的路。

 就这样,日常扶起爱的证词,幸福地收获着生活中那无际的风景。

 

       青南牧场:那第一场大雪

               

1

又是仲秋时节,一场大雪像是蓄谋已久的婚外恋,一切都显得那么突然。

 长天敞开羞涩,倾倒漫山遍野的大雪,飘然而来,柔媚无声……

 从万物卸妆后准备安睡的季节里落了下来,从最高、最纯洁的地方落了下来。

 秋风还在无际的枯草间行走,奏起悠远清凉的乐音;大雪在青南以南开始聚积,在高原的动脉之上跳起白色的舞蹈,那绝世的风姿让人感到孤独。

 大雪御风飘扬。我的双肩在无望中开始颤抖,我湿润的眼眸在白绒绒的雪地里,再也找不到那金色的钟爱和蔚蓝的憧憬。那深秋的最后一道景致,也就这样瞬间坍塌……

2

清晨,一阵冷风再次丈量一片寂静之后,这场大雪开始隐藏起无际的热情。

 一层厚厚的白就这样罩在了草原的额头。那凸凹不平的沟沟坎坎都被大雪覆盖、填平。

 一种无法言述的光景,让秋末的等待改变了颜色,让空阔的寂静延伸起草原的旷美。

 远远望去,那静坐如禅的垦达山脉,把寒冷凝于一身,在妙不可及的高度直取云雾。

 周边,一声声海螺声吹响了大地宁静的心扉,一堆堆祈福的桑火抚慰着一些感伤的心灵。

 太阳已从山尖跳出一节,那些慢慢升高的巨大的棉团,跟随微风一路向南,撩开高空轻巧的面纱,露出一片蔚蓝的笑容,渐渐揭开了我一心的阴霾……

3

一片白色让人望着刺眼。这片原野比以往感到辽阔而寂静。

 蝗虫、甲虫……都已销声匿迹。居在山顶的雪鸡在呼唤阳光,叫亮更寂的苍穹。

 一群乌鸦踱步在雪地上,又飞落在屋顶,相互诉说着冬的凄凉。

 积雪中不断探头、跑动的草鼠,开始翻记忆寻找起昨天未运完的那堆干草。

 一群群牛羊兀立雪漠。一匹棕马站在河边,披着寒风,伸长脖子探望着远方。

 父亲迈着蹒跚的步子走近羊群,那双眼失神地望着高空。不时听到那牛羊饥饿的颤叫声时,他那空旷的心头一定会荡起无声无息的涟漪。

 我在帐篷门外心怀祈福,久久对视着蓝天,白云,雪山。

 ——我相信,那些极致的纯净之色,将能扑灭我心怀之中燃烧的所有欲火。

 远处,那背水的姑娘们,小心移动在白的银盘一般的河谷中。那一个个熟悉的背影将温暖着一顶顶帐篷。

 微风拂动着帐顶的炊烟,像婴儿似的眷恋着纯净的蓝天……

 

4

 

雪地茫茫,我心也茫茫。这纯净的白,也许是自然的馈赠。

雪后,大地一片鲜亮。行走的太阳很赤白,很耀眼,含着稀稀疏疏的温情。

辽辽雪地在冷光中惨然一笑,苍穹看似没有一点睡意,像是等待着谁来开启这片梦境。

 日子的缰绳依旧。但这场大雪之后,我的内心像冬天一样的寂静、一样的白、一样的孤单。

 

      在门源:我和油菜花有个约会

  

1

七月的浩门川,像是一片花的海洋,在湿润的微风中涌起层层波涛。

 在大坂山与祁连山之间,那五十公里长的宽阔谷地,唯有清纯美艳的油菜花,在绿色的枝尖忘情地揭开胸扣,用清雅的芳香诱惑着多情的目光。

 一任天然,摇曳婀娜,七月的门源,为你腾出空旷,让你尽情释放……那么的率真、那么的热烈,那满腔的爱与情都于一瞬间,燃烧成夺目的绚丽。

 那盛满大地的香气,在天地间舞落盈袖,犹如金黄色的梦寐在飞。

 路过的清风,抚摸着你的腰身,在钟情的内心勾起很多幻想,并以黄金的重量涵盖起我空寂已久的心灵……

2

油菜花,步履款款在高原的七月里姗姗走来。

 渺无边际的小黄花儿爱情似的漫过大地,潮一般涌来眼前,其势铺天盖地,不可阻挡。

 在这片蔚蓝的天空下,一荡一漾的,一圈一圈泛起金黄的涟漪。身临其境,难掩脸上的醉。

 门源的油菜花总在雾气里鲜嫩。那暖烘烘的阳光,温柔地亲吻万物时,使收入眼里的风景,又注入那旺盛的,金光四射的光泽。

 行走在田间地头,蝴蝶伴着春风翩翩起舞,却飞不出你狂野的情怀,飞不出你那金黄色的幽梦。蜜蜂把嗡嗡声大尺度地摊开,一大片一大片地晾晒,不肯浪费一缕阳光。

 让金黄的日子,躲在花的海洋起舞,修饰得鲜嫩而妩媚,让清风送来一阵又一阵芳香。田埂上走来的脚步,踏响叶子上的露水,微笑绽在油菜花上,溅湿了无限阳光。

门源的油菜花,不为争春,因为她既不富贵、艳丽,更没有显赫的名分。然而,却用她明亮的色彩,唤醒了冬眠的心灵,激发了人们求美的情趣,更增添了一片逐美的信念……

3

七月的高原,油菜花在倾诉着季节的色彩,倾诉着生命的尊严,倾诉着岁月、倾诉着美。

 在门源,是金黄的油菜花,点燃了万朵娇憨的野火,温馨的词语溢满季节的胸膛。

 以朴素、简单,褪尽铅华,以一色金黄胜却万千姹紫嫣红,令所有高贵的名花黯然失色。

 因此,我抵达门源之后,再也不愿去寻找《在那遥远的地方》,就此脉脉地注视着你的娇羞,以千年守一回的心,静守你心灵的田畴。

 我愿平生举目这黄色的火焰,倾听爱的召唤。掠过生命的真实,亲吻你每一丛花蕊。

 虽然,油菜花开了又会败,但那金黄色的怀念,将会变成一粒种子,在我心底肆意疯长……

 

作者简介:

 

鸿颖,本名李宏勇。1983年出生。青海同德县人。2007年毕业于青海民族大学。有散文、散文诗、诗歌等800余件作品散见于《星星诗刊》《诗潮》《诗选刊》《散文百家》《散文选刊》《青年文学》《散文诗》《青海湖》《散文诗世界》《中国文学》《山花》《中国诗歌》《中国诗人》等多家报刊杂志。散文诗入选年度各种选本。获有中国乡土文学奖、联合文艺奖、2014年度中国散文诗人大奖提名奖等20多余奖项。系青海作家协会会员。